新天龙sf发布网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发布网-天龙私服

新天龙sf发布网

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,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  • 博客访问: 5971110354
  • 博文数量: 41489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11-21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,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阿紫心道:“你要送我去缥缈峰,显是全没将我放在心上,还是乘早将圣水给你喝了,只要你对我倾心,自会听我的话。若是迁延,只怕穆贵妃赶来夺还。”当下说道:“也好!我去拿几件替换衣服。”。阿紫心道:“你要送我去缥缈峰,显是全没将我放在心上,还是乘早将圣水给你喝了,只要你对我倾心,自会听我的话。若是迁延,只怕穆贵妃赶来夺还。”当下说道:“也好!我去拿几件替换衣服。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。

文章分类

全部博文(34636)

文章存档

2015年(50423)

2014年(76534)

2013年(17850)

2012年(23243)

订阅

分类: 四川视窗

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阿紫心道:“你要送我去缥缈峰,显是全没将我放在心上,还是乘早将圣水给你喝了,只要你对我倾心,自会听我的话。若是迁延,只怕穆贵妃赶来夺还。”当下说道:“也好!我去拿几件替换衣服。”,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。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,阿紫心道:“你要送我去缥缈峰,显是全没将我放在心上,还是乘早将圣水给你喝了,只要你对我倾心,自会听我的话。若是迁延,只怕穆贵妃赶来夺还。”当下说道:“也好!我去拿几件替换衣服。”。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。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阿紫心道:“你要送我去缥缈峰,显是全没将我放在心上,还是乘早将圣水给你喝了,只要你对我倾心,自会听我的话。若是迁延,只怕穆贵妃赶来夺还。”当下说道:“也好!我去拿几件替换衣服。”。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阿紫心道:“你要送我去缥缈峰,显是全没将我放在心上,还是乘早将圣水给你喝了,只要你对我倾心,自会听我的话。若是迁延,只怕穆贵妃赶来夺还。”当下说道:“也好!我去拿几件替换衣服。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。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,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,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,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。

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,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。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阿紫心道:“你要送我去缥缈峰,显是全没将我放在心上,还是乘早将圣水给你喝了,只要你对我倾心,自会听我的话。若是迁延,只怕穆贵妃赶来夺还。”当下说道:“也好!我去拿几件替换衣服。”,阿紫心道:“你要送我去缥缈峰,显是全没将我放在心上,还是乘早将圣水给你喝了,只要你对我倾心,自会听我的话。若是迁延,只怕穆贵妃赶来夺还。”当下说道:“也好!我去拿几件替换衣服。”。阿紫心道:“你要送我去缥缈峰,显是全没将我放在心上,还是乘早将圣水给你喝了,只要你对我倾心,自会听我的话。若是迁延,只怕穆贵妃赶来夺还。”当下说道:“也好!我去拿几件替换衣服。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。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。阿紫心道:“你要送我去缥缈峰,显是全没将我放在心上,还是乘早将圣水给你喝了,只要你对我倾心,自会听我的话。若是迁延,只怕穆贵妃赶来夺还。”当下说道:“也好!我去拿几件替换衣服。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阿紫心道:“你要送我去缥缈峰,显是全没将我放在心上,还是乘早将圣水给你喝了,只要你对我倾心,自会听我的话。若是迁延,只怕穆贵妃赶来夺还。”当下说道:“也好!我去拿几件替换衣服。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。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,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,阿紫心道:“你要送我去缥缈峰,显是全没将我放在心上,还是乘早将圣水给你喝了,只要你对我倾心,自会听我的话。若是迁延,只怕穆贵妃赶来夺还。”当下说道:“也好!我去拿几件替换衣服。”萧峰接过酒碗,烛光下见阿紫双发颤,目光现出异样的神采,脸色又是兴奋,又是温柔,不由得心一动:“当年阿朱对我十分倾心之时,脸上也是这般的神气!唉,看来阿紫果真对我也是一片倾心!”当即将大半碗酒喝了,问道:“你取了衣服没有?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,阿紫心道:“你要送我去缥缈峰,显是全没将我放在心上,还是乘早将圣水给你喝了,只要你对我倾心,自会听我的话。若是迁延,只怕穆贵妃赶来夺还。”当下说道:“也好!我去拿几件替换衣服。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匆匆走到后堂,取过一只碗来,将瓷瓶圣水倒入碗内,又倒入大半碗酒,心默祷:“菩萨有灵,保佑萧峰饮此圣水之后,全心全意的爱我阿紫,娶我为妻,永不再想念阿朱姊姊!”回到厅上,说道:“姊夫,你喝了这碗酒提提神。这一去,咱们再也不回来了。”。

阅读(75986) | 评论(84292) | 转发(67788) |

上一篇:天龙八部私服

下一篇:新开天龙私服
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陈雨2019-11-21

周琴众人听得公主已经到来,如何还肯退出?再听那宫女声调平和,绝无恶意,又已打开屋门,任人自由进出,惊惧之心当即大减,竟无一人离去。

只听那少女娇媚的声音说道:“公主殿下有谕:书房壁上刻有武学图形,别派人士不宜观看,是以用字画悬在壁上,以加遮掩,不料还是有人见到了。公主殿下说道:请各位千万不可晃亮火摺,不可以火石打火,否则恐有凶险,诸多不便。公主殿下有些言语要向诸位佳客言明,黑暗之,颇有失敬,还请各位原谅。”只听那少女娇媚的声音说道:“公主殿下有谕:书房壁上刻有武学图形,别派人士不宜观看,是以用字画悬在壁上,以加遮掩,不料还是有人见到了。公主殿下说道:请各位千万不可晃亮火摺,不可以火石打火,否则恐有凶险,诸多不便。公主殿下有些言语要向诸位佳客言明,黑暗之,颇有失敬,还请各位原谅。”。只听那少女娇媚的声音说道:“公主殿下有谕:书房壁上刻有武学图形,别派人士不宜观看,是以用字画悬在壁上,以加遮掩,不料还是有人见到了。公主殿下说道:请各位千万不可晃亮火摺,不可以火石打火,否则恐有凶险,诸多不便。公主殿下有些言语要向诸位佳客言明,黑暗之,颇有失敬,还请各位原谅。”众人听得公主已经到来,如何还肯退出?再听那宫女声调平和,绝无恶意,又已打开屋门,任人自由进出,惊惧之心当即大减,竟无一人离去。,众人听得公主已经到来,如何还肯退出?再听那宫女声调平和,绝无恶意,又已打开屋门,任人自由进出,惊惧之心当即大减,竟无一人离去。。

汪祝可11-21

只听得轧轧声响,石门打开。那少女又道:“各位倘若不愿在多留,可请先行退出,回到外边凝香殿用茶休息,一路有人指引,不致迷失路途。”,只听得轧轧声响,石门打开。那少女又道:“各位倘若不愿在多留,可请先行退出,回到外边凝香殿用茶休息,一路有人指引,不致迷失路途。”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石门打开。那少女又道:“各位倘若不愿在多留,可请先行退出,回到外边凝香殿用茶休息,一路有人指引,不致迷失路途。”。

廖家丽11-21

众人听得公主已经到来,如何还肯退出?再听那宫女声调平和,绝无恶意,又已打开屋门,任人自由进出,惊惧之心当即大减,竟无一人离去。,众人听得公主已经到来,如何还肯退出?再听那宫女声调平和,绝无恶意,又已打开屋门,任人自由进出,惊惧之心当即大减,竟无一人离去。。只听得轧轧声响,石门打开。那少女又道:“各位倘若不愿在多留,可请先行退出,回到外边凝香殿用茶休息,一路有人指引,不致迷失路途。”。

孙茜11-21

只听那少女娇媚的声音说道:“公主殿下有谕:书房壁上刻有武学图形,别派人士不宜观看,是以用字画悬在壁上,以加遮掩,不料还是有人见到了。公主殿下说道:请各位千万不可晃亮火摺,不可以火石打火,否则恐有凶险,诸多不便。公主殿下有些言语要向诸位佳客言明,黑暗之,颇有失敬,还请各位原谅。”,只听得轧轧声响,石门打开。那少女又道:“各位倘若不愿在多留,可请先行退出,回到外边凝香殿用茶休息,一路有人指引,不致迷失路途。”。众人听得公主已经到来,如何还肯退出?再听那宫女声调平和,绝无恶意,又已打开屋门,任人自由进出,惊惧之心当即大减,竟无一人离去。。

李磊11-21

众人听得公主已经到来,如何还肯退出?再听那宫女声调平和,绝无恶意,又已打开屋门,任人自由进出,惊惧之心当即大减,竟无一人离去。,众人听得公主已经到来,如何还肯退出?再听那宫女声调平和,绝无恶意,又已打开屋门,任人自由进出,惊惧之心当即大减,竟无一人离去。。只听那少女娇媚的声音说道:“公主殿下有谕:书房壁上刻有武学图形,别派人士不宜观看,是以用字画悬在壁上,以加遮掩,不料还是有人见到了。公主殿下说道:请各位千万不可晃亮火摺,不可以火石打火,否则恐有凶险,诸多不便。公主殿下有些言语要向诸位佳客言明,黑暗之,颇有失敬,还请各位原谅。”。

杨绍鑫11-21

只听那少女娇媚的声音说道:“公主殿下有谕:书房壁上刻有武学图形,别派人士不宜观看,是以用字画悬在壁上,以加遮掩,不料还是有人见到了。公主殿下说道:请各位千万不可晃亮火摺,不可以火石打火,否则恐有凶险,诸多不便。公主殿下有些言语要向诸位佳客言明,黑暗之,颇有失敬,还请各位原谅。”,众人听得公主已经到来,如何还肯退出?再听那宫女声调平和,绝无恶意,又已打开屋门,任人自由进出,惊惧之心当即大减,竟无一人离去。。众人听得公主已经到来,如何还肯退出?再听那宫女声调平和,绝无恶意,又已打开屋门,任人自由进出,惊惧之心当即大减,竟无一人离去。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